凯撒与安东尼:为强化罗马统治地位做过的努力


罗马人对国家的治理绝非铁板一块,对于形势复杂的东地中海世界,罗马的统治策略尤其灵活多变。,但并未轻率地对其领土和臣属施加统一固定的治理措施。罗马人追求实效性,而非整齐划一的空想。希腊化东方古老的法典在很大程度上继续有效,具有地方特色的地方法规与罗马法并行。庞培在东方推行一系列大政方略,大力推广罗马统治政策。但他旋即离开东方、返回罗马。此后,在凯撒和安东尼的相继治理下,罗马统治地位得到了强化与巩固。

在庞培与凯撒内战期间,米特拉达梯六世的继承人、博斯普鲁斯国王法尔那切斯积蓄力量、扩展势力、反对罗马,并入侵本都、小亚美尼亚和卡帕多奇亚,专门破坏罗马人所偏爱的城市,如锡诺普和阿米苏斯等。公元前47年,凯撒在小亚细亚的吉拉城打败法尔那切斯,并以那句为后世所传颂的名言向元老院宣称:我到了,我看见了,我胜利了。在这场战争结束后,凯撒对东方局势做出了新的安排。

在凯撒的东方政策中,影响最为深远的是殖民地政策。向海外推行殖民地计划是凯撒的一项创举。他在小亚细亚地区大约共建立了7个殖民地。这些殖民地主要是在原有的城市基础上建立的,尤其是位于本都海沿岸地带的城市,如阿米苏斯、锡诺普、赫拉克莱亚和阿帕美亚。凯撒向这些城市安置殖民者,并授予城市新的称号。其他殖民地还包括:亚洲行省的塞兹库斯、拉姆普萨库斯和帕里乌姆。

在财政方面,凯撒也做出改革。无论是战争本身,还是战后的行省重组,都需要大批物资供应。因而与其他军事将领一样,凯撒也征收苛捐杂税。他向附属国王收取大笔捐款用作军事支出。他还强征人们以前承诺给庞培的所有钱财,甚至罗织各种罪名收取罚款。但与此同时,凯撒对弊端重重的包税人制度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他废除了东部行省的包税合同制。公元前47年,凯撒颁布一系列废除包税制的法令。他规定,取消亚洲行省居民三分之一的税收,将一部分税收折算成现金,交由那些享有特权的城市和地区来负责征收,从而遏制了包税商的中间勒索。

在政策革新之外,凯撒也继承了行之有效的既有制度。其中最重要的是附属国王制。甚至对于曾经支持庞培的国王,凯撒也对他们的地位予以确认。其中包括奇里乞亚东部地区的塔尔孔狄莫图斯、卡帕多奇亚的阿里奥巴尔匝内斯和加拉提亚的狄奥塔鲁斯等。不过,凯撒对附属王国也做出了整顿。小亚美尼亚从加拉提亚脱离出来,交给卡帕多奇亚国王治理;同时加拉提亚的特洛克米地区和博斯普鲁斯交由凯撒的友人和被保护人、帕加马的米特拉达梯统治。对于本都的神殿国家科马纳,凯撒废黜了庞培所任命的祭司的合法继承人阿凯劳斯,转而扶植卑斯尼亚人利科美得斯作为祭司统治这个国家。

此外,凯撒也推行城市自治体制,赋予城市自由。比如,帕加马、阿米苏斯和科尼杜斯的自由城市地位在凯撒统治时期得到恢复。对于与罗马历史颇有渊源的伊利乌姆城,凯撒更是加以优待,增加了城市的领地。

在后三头同盟执政期间,安东尼获得了对东方的统治权,将这里作为其争夺统治权的基地和筹码。他在治理东部行省期间,同样采取了一系列重要的措施。其最突出的作为是广建王国,使附属国王制得到极大深化。

安东尼不但继续承认现有附属国王的统治,而且还增加王国数量,并专门扶植特别忠诚的国王,从而构建起一个强大的附属国体系,用以对抗帕提亚人,并对付难以制服的海盗和山地部落。在加拉提亚,狄奥塔鲁斯重获对特洛克米的统治权,但当他去世后,安东尼便将加拉提亚王国一分为三。在奇里乞亚,安东尼分别承认戴尔比国王安提帕特、神殿国家奥尔巴的女祭司阿巴,以及塔尔孔迪莫图斯国王的统治。

在本都,安东尼将行省土地和城市划分给国王统治,从而扶植起一批忠诚的附属国王。其中,帕夫拉戈尼亚国王获得了庞培奥波利斯和阿姆尼阿斯河谷,以及哈里斯河以东的法泽莫尼提斯地区;本都国王波莱蒙取得了阿玛塞亚的领土;利科美得斯继续担任神殿国家本都科马纳的祭司,并额外获得了麦加罗波利斯和吉拉城的部分领土。在犹太,安东尼扶植亲罗马的希律登上王位。

此外,安东尼还扶植了其他一些小君主:阿米苏斯的斯特拉托、赫拉克莱亚-本都的阿迪阿托利科斯、奇乌斯的女王奥罗达尔提斯、科斯的尼奇阿斯、美西亚-奥林普斯的克莱翁、美的希布莱阿斯,以及塔尔苏斯的博埃图斯。

在构筑附属国体系的过程中,安东尼充分展现了他个人打破常规、选贤任能的才干与远见卓识。他不以王位正统继承人为选任标准,而是依据个人实际能力和对罗马的忠诚度,破格任用不具王室血统的人治理王国。这样做既有利于平定动荡不安的地区,也保证了附属国王对罗马的忠诚。

公元前38年,安东尼任命与米特拉达梯家族毫无血缘关系、来自劳迪西亚的芝诺之子波莱蒙为国王,统治本都、奇里乞亚-特拉凯亚和小亚美尼亚等地;公元前36年,他扶植加拉提亚前任国王狄奥塔鲁斯的近臣阿明塔斯,让他负责治理加拉提亚、列考尼亚、潘菲利亚、皮西迪亚和伊扫里亚等地区。其中奇里乞亚-特拉凯亚、皮西迪亚和伊扫里亚等地都是盗匪横行、难以控制的地区。

在卡帕多奇亚,阿里奥巴尔匝内斯的儿子阿里阿拉泰斯继续施行统治,但是在公元前36年左右,他被忠诚于罗马的阿凯劳斯取代。阿凯劳斯拥有埃及和本都血统,因此阿里阿拉泰斯统治的结束标志着阿里奥巴尔匝内斯王朝的终结,在卡帕多奇亚兴起了一个新的王朝。

除了深化附属国王制,安东尼在税收和行省统治方面也采取了相应的举措。在税收方面,他征收重税。为了向士兵支付曾许诺的报酬,安东尼要求行省一次纳10年的贡税。后来在纳税人的请求劝说下,他才改为交纳9年的贡税,分两次付清。此外,安东尼还向所有附属国王和自由城市征收额外的沉重税捐,并以交纳规定的贡税为条件,到处随意扶植国王。比如,公元前44年,安东尼承认加拉提亚国王狄奥塔鲁斯的统治地位,为此他获得了1000万塞斯退斯作为回报。

在行省治理上,安东尼重新划定了罗马东方各个行省的领土。在安东尼治理东方以前,公元前44年,奇里乞亚行省与叙利亚行省合并,从而形成了一个面积十分庞大的行省,不利于管理。在安东尼统治下,叙利亚行省领土范围不断缩减。到公元前39年,叙利亚行省只包括叙利亚和奇里乞亚-佩蒂亚斯两个部分。公元前40年,安东尼将塞浦路斯划给克莱奥帕特拉,公元前36年,又将奇里乞亚-特拉凯亚转交给她。安东尼还对本都行省领土进行分割,从而使行省领土范围大大缩小。

罗马统治者推行“动态化”的治理举措,集中精力于帝国的安全警卫工作,以便维护法律的权威与秩序的安定,保证公民、官员及商人的日常活动能够正常进行。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罗马所施行的统治杂乱无章、任由地方权势恣意发展。恰恰相反,罗马统治者通过建立一系列的统治制度而使行省治理达到一种“形散神聚”、“乱中求治”的功效。诸如行省议会、皇帝崇拜和税收制度,以及推广罗马公民权,掌控司法审判权,垄断金币发行权,鼓励拉丁语为官方用语等举措,都成为贯穿于整套灵活多变的治国方略中的主动脉,成为推动希腊化东方的罗马化进程的力量之源。

综上所述,共和国末期罗马军事将领所推行的东方政策均着重于行省、城市与财税方面。罗马的统治措施呈现出由片面性到全局性的发展趋势,并不断涌现出制度革新,彰显了罗马对东方治理的不断深化。不过,这些治理措施都是根据特定的历史环境制定的,主要是为将领自身的军事武功和统治权力服务。同时,也给东地中海地区的居民带来了巨大的痛苦,造成了沉重的负担。虽然如此,许多统治措施作为行之有效的成功范例,为元首制初期的统治奠定了基础,因而得以延续下来,对于罗马帝国巩固其在东地中海地区的统治地位功不可没。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