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与巴西后卫奥雷利奥再续前缘


新华社伦敦7月31日体育专电 尽管两个月前老将法比奥·奥雷利奥曾被英超利物浦队告知没有续约的希望,不过这位巴西籍后卫如今已被“红军”召回旗下,合同期限为两年。

“我当时向俱乐部打听奥雷利奥究竟还有没有下家。在听说他还没有与其他球队签约时,我们便请他回来,然后重新进行了测试。”利物浦官网31日刊登了对主帅霍奇森的采访,他表示奥雷利奥目前的状态相当令人满意。

现年30岁的奥雷利奥由于合同到期后前主帅贝尼特斯不肯与之续约,而在5月离开了球队。奥雷利奥曾为利物浦效力四个赛季,出场71次并有3粒进球。在8月1日利物浦队对阵德甲门兴格拉德巴赫队的友谊赛中,奥雷利奥有望出场。

新华社柏林8月1日体育专电 21岁的中国小枪手易思玲在1日的慕尼黑世界射击锦标赛上把女子10米气步枪的成绩再度推向极限。505.6环不仅把德国人保持的原纪录大幅提高了0.6环,而且让她成为新科世界冠军,并为中国队再添奥运会入场券。

这是继2006年杜丽在萨格勒布夺冠之后中国选手蝉联该项目桂冠。另一位中国选手、25岁的武柳希获得亚军,总成绩501.4环,也为中国队获得一个伦敦奥运会席位。意大利选手纳尔德利以0.4环之差获得第三。

当德国老将费什福特在2008年5月的米兰世界杯上创下505环的总成绩世界纪录时,这一数字已经被认为相当接近人的极限。此后的两年多时间,包括中国名将杜丽和捷克名将卡·埃蒙斯在内,都曾冲击失败。今天,这个任务由中国新秀易思玲完成了。

要刷新纪录意味着从资格赛到决赛全部50发子弹必须“零失误”,易思玲做到了。这个湖南小姑娘在资格赛中就弹无虚发,以400环满环平世界纪录;10发决赛除了第二发10.0环之外,其余都在10.4环以上,其中5发更在10.7环以上,最终打出令人叹服的505.6环。0.6环,这样的进步在以精细著称的10米气步枪项目上可以算得上重大突破了。

在场上显得异常沉稳的易思玲在赛后接受国际射联采访时连说,“很激动”、“很意外”。

易思玲在北京奥运会之后才进入国家队,是中国射击队在这个优势项目上表现最突出的新人,去年参加了全部4场世界杯分站赛,最好成绩是北京站气步枪亚军。今年5月的美国站世界杯上,她第一次赢得世界杯冠军头衔。时隔两个月,她在第一次真正的重大考验——世锦赛上就交出了几乎是满分的答卷,中国女子气步枪的成才速度再次让世界惊叹。

我到了哪个城市,包括繁华的日本东京,一走出机场,我就急着忙工作,看外景,谈剧本。而惟独每次到了成都,我就特别不着急,硬是要把成都的盖碗茶喝了,麻辣火锅吃了,听了成都朋友的龙门阵摆安逸,我才慢慢悠悠去工作。成都人心态阳光、健全、最懂得享受生活。所以,我特别喜欢成都!”

精彩的演讲,平和而真诚的笑脸。昨晚,圆满结束由华西都市报和南湖国际社区联合主办的“华西·南湖大讲堂”演讲的著名导演贾樟柯,坐在了华西都市报记者的面前,接受独家采访。眼前的他,穿着一件浅色的T恤,皮肤有些苍白,但心态很自然,谈电影、谈凡人到传奇,谈到眼中的成都大生话。

华西都市报:作为成都人的老朋友,当初你在成都拍摄的《二十四城记》引起很大关注,你曾表示特别喜欢成都老百姓的大生活,在你的印象里,成都老百姓的哪些生活特别吸引你?

贾樟柯:我觉得普遍来说,可以感受到非常高的生活品质,简单来讲,就是成都不太焦虑。这跟欧洲的城市生活很相似。虽然我不知道成都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但这也是我最欣赏成都的地方,也很喜欢来这里,而且每次一来到这里,就不急了。

贾樟柯:今年5月10日,我们导演协会的三个人还有韩三平先生,到川台做5·12两周年活动。我觉得这两年里,整体规划更合理了吧。把生活品质和幸福指数纳入其中,又要与成都人的生活节奏合拍。成都在这些方面就做得不错。

华西都市报:既然觉得成都人居环境不错,又特别喜欢成都老百姓的大生活,计划在成都买房或设工作室吗?

贾樟柯:我还真的在考虑在成都买房。在成都,我有很多朋友。相较其他城市而言,我比较熟悉成都。成都的不焦躁气质,能让我慢下来,能给我一个很从容的写作、思考状态,好好沉淀自己。还是那句话,一来这儿我就不着急了,万事不慌。此外,我也非常着迷成都的饮食。在拍《二十四城记》时,每天拍完戏,不管怎么累,都会去吃老妈蹄花,蹄花面之类的。

华西都市报:像陈凯歌、张艺谋这样的大导演,在拍了一系列非常有影响力的文艺片赢得声名后,都走上了商业片的道路。这跟你接拍商业片《在清朝》有关吗?

贾樟柯:表面上看起来,我跟陈凯歌导演他们很相似,因为都是拍文艺片出来,到了一定的阶段后,再尝试其他的类型。但从内在来说,并不是说有其他的诉求,只是创造上的变化。

装片只能按照商业片的方式来拍,因为拍古装片需要大量资金,你得搭景,得做服装,你用过去拍艺术片的创作方法跟人家谈,是融不到资的。再说,成本太低也拍不了古装片。其实就是通过商业化,来实现另一部分的创作想象。今年差不多有400部商业电影,但我觉得还是少了部贾樟柯拍的商业片,既有观赏性,又有一定的文化诉求,这是我们做商业片的一个目标。只是目前国内的电影市场还比较粗放,一些粗浅的作品还是能创造不错的票房,但时间一久,市场逐渐也走向成熟,那么认同精品电影。

贾樟柯:这部戏是我和韩冬写的本子,写的时候就商量着要明确态度——不能被别人诟病,即使有人来考据剧本,也不能被找出破绽,所以比较注重细节。其他东西,都还在继续做。

华西都市报:在华西大讲堂上,你和大家讨论了“电影让生活更美好”的话题,能透露下你的业余爱好吗?

贾樟柯:我喜欢养狗,养了一条拉布拉多犬,这是目前唯一能实现的爱好。还有很多爱好,比如旅游。但通常都是拍戏时去的,旅行变成了出差,比较麻烦。所以,现在每天早上出门遛遛狗,对我来说就已经很不错了。

华西都市报:你为上海世博会拍摄了纪录片《海上传奇》,有不少对建筑的思考,中国许多大城市都有自己的标志性建筑,如北京的国家大剧院、央视新台址等,您如何看这些建筑?成都的建筑给你怎样的印象?

贾樟柯:建筑还是要考虑很多。我喜欢两种极端建筑。一种是非常考虑人居环境,舒适性,人与自然的亲密关系。还有就是,我也比较喜欢实验性建筑,比如北京的歌剧院、中央电视台台址、包括鸟巢。我觉得这些建筑矗立在那里,就提示着一个城市的精神,能给人一种心理暗示,告诉人们这座城市所具有的探索精神。在成都,我还没看到实验性建筑,但适合人居这方面却还是做得不错的,是我喜欢的。

贾樟柯:我从不担心票房。只要你按商业片的规律办事,就不会有问题。拍商业片跟文艺片不同,不能羞羞答答。既然是拍商业片,那么在演员选择,剧情设置等方面,就特别讲究兴奋点的设置。那跟文艺片含蓄式的逐渐呈现、内敛方式有很大区别。至于我的影迷,我也没有这样的担心。毕竟贾樟柯还是贾樟柯,创作理念没有变,只是换了一种表现方式。

华西都市报:《唐山大地震》正在全国热映,你看过这部影片吗?哭了吗?冯导在商业片上一直很成功,你觉得他的影片对你有哪些值得借鉴的地方?

贾樟柯:片子还没看过,准备回北京就看。冯导很清楚自己的定位是在商业电影,知道观众的需求,然后通过电影去适应和满足这些需要,去拉近同中国观众的距离感,我觉得他是有很诚实的商业片态度,很忠诚这种态度。这一点很难得,也是非常值得我借鉴的。不管你给自己的定位是什么,态度很重要。

华西都市报:冯小刚导演前天曾说“中国电影界没有真正的大师”,你怎么看?像陈凯歌、张艺谋这样的大导演,你认为是不是大师?

贾樟柯:我个人认为,中国电影还是有真正的大师。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他们在我心中,就是大师。陈凯歌的《黄土地》、《霸王别姬》拍得非常精彩,曾让我落泪,张艺谋的《红高粱》、《活着》,让我热血沸腾,冯小刚的《集结号》、《唐山大地震》,这些优秀影片,影响了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就足以证明,他们是中国电影的大师。

中国有许多优秀电影导演,谁也不敢保证拍每一部电影,都是叫好又叫座的好片子。假如说,一个优秀电影导演,拍三十部电影,观众要求他三十部电影,全部要拍成经典,这是不客观的,也做不到的。但我认为,张艺谋的片子,虽然不敢说,每一部电影都是叫的好片子。但张艺谋的电影再烂,他也是中国电影的大师。

12年前,贾樟柯凭借《小武》横空出世。这部片子和他此后拍摄的《站台》、《任逍遥》构成他的故乡三部曲,西方影评人说“贾樟柯发现了中国乡镇”。这些年,在中国电影圈,他被认为是坚持用电影去关注社会最普通人群,一直坚持面向当下和现实的领军人物。

贾樟柯和他的镜头语言一样,平和、淡定。他讲述了他在山西偏僻的小县城的往事。他说,他自己特别不喜欢吃窝窝头,这是一段关于贫穷的童年记忆。出生在山西汾阳一个大杂院里的贾樟柯,每天跟着父辈们吃的窝窝头和高粱面。正在上小学的贾樟柯经常在放学前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一听到放学铃声便往家里冲,这是贾樟柯第一次体会到“只能吃窝窝头的贫穷”。后来,贾樟柯忍不住了,告诉母亲说不想吃窝窝头,母亲便告诉他“吃窝窝头才能长高”,比同龄人长得矮小的贾樟柯,听了母亲的话,不再闹别扭。只是而今,贾樟柯不用再吃窝窝头,也不会像时下“怀旧”的人们那样,把窝窝头当“怀旧食品”。

成名后的贾樟柯,还是一如既往的低调。贾樟柯与记者交谈,始终不忘他在当年偏僻的小县城的大杂院里往事。不断讲述他那一段难忘的艺术人生。从他明亮的眼神中,平和的言语中,记者发现:贾樟柯,原来竟是一个如此平民的男人,一个北方汉子中的小男人,但他却对生活有自己的情怀。(据《华西都市报》)

昨日,由南方周末、东方卫视联合主办的《致敬——中国梦·践行者》颁奖盛典晚会在北大百年讲堂举行,经济学家吴敬琏、记者王克勤、导演吴宇森和姜文、作家龙应台、外交家吴建民、艺术家徐冰等人获颁本年度“中国梦践行者”,陈丹青、白岩松、崔健、易中天等名人也作为特邀嘉宾亮相。本次盛典是期望借助选择中国梦践行者成功的人生故事,来展现伟大中国的发展现状。当天,吴宇森和姜文两位名导分别同白岩松及陈丹青在现场“坐而论道”。

姜文说起一桩趣事,15岁那年有一天经过一个美术馆,远处一个“叔叔”朝他跑来,他正纳闷的时候,对方居然问他:“叔叔,请问现在几点了?”

麻辣语录:陈丹青:最好你70岁还能演戏姜文:我从小就长得挺显老在颁奖现场,陈丹青担当采访嘉宾,以粉丝身份和“偶像”过招。“姜文的电影相当生猛,不光充满了男人味,而且充满了动物性,我很喜欢。当年我在美国看他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就感觉不得了,这么多国产电影,只有他拍出了那个特殊年代的质感。”姜文笑着说:“我还是这句话,希望这次的《让子弹飞》大家都能看懂。”

陈丹青接过话说:“我其实希望你早点变老。最好你到了70岁都还能演戏,中国就缺这个年龄段的演员,你看好莱坞和欧洲那些老牌影星,越老越有味道,虽然一张老脸但还是柔情似水。”姜文说:“我这个人也喜欢老点,无论是拍戏还是打扮,都想把自己弄得老气点,因为我从小就长得挺显老。”姜文说起了自己童年的一桩趣事,他15岁那年有一天经过一个美术馆,远处一个“叔叔”朝他跑来,他正纳闷的时候,对方居然问他:“叔叔,请问现在几点了?”(据《华西都市报》)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