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关键的是全球货币体系大变局


近日,第五届世界金融论坛(WFF)暨金砖国家与全球治理论坛在深圳前海举行。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仁伟在论坛上就"金砖国家与全球治理"主题发表演讲。

黄仁伟表示,美国的霸权建立在基于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金融霸权之上,美元霸权是美国霸权的基础。冷战结束后美元霸权被极大地强化,美国将美元“武器化”,用来制约、制裁别的国家,以便实现自身的利益。因为美国同时又掌握了军事霸权、科技霸权和舆论霸权,美元从国家货币变成世界货币。

黄仁伟表示,当前美国贸易逆差、联邦债务、通货膨胀的问题愈发严重,美元的内在矛盾尖锐。俄乌冲突后,因为政治因素,美元货币储备和结算的功能也受到质疑。面对种种问题,"去美元化"应成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重大议题。

“美元的结算功能进一步削弱,大家可能找到一个货币来替代美元原来的份额,美元在世界储备货币总量中的份额最近已经降到58%了。俄乌冲突之前是60%多,5年前是70%多,现在只有58%了。再往下降到50%以下,那就是美国能不能再继续这个体系了。”黄仁伟说。

黄仁伟认为,未来国际货币体系有五种变化的可能。一、欧元、人民币地位上升,建立新的平衡,这是一种改良的方法;二、两元体系,美元体系和金砖体系对立,这种方法就比较糟糕了;三、美元把人民币打垮,这种情况可能性较小,但是也是一种可能;四、建立数字货币体系,美元去中心化;五、美元崩溃,建立新的货币体系,世界货币绑定一个新的锚,这个锚是世界的实体经济+虚拟经济合在一起的总量,再翻倍形成世界货币体系。

“第五种的可能变化,这个更遥远,但是其实是最合理的。美国人其实也不会允许出现这个问题,美元崩溃前一定要冒险把其他的对手打败,打不败的话,美元就直接崩溃。”

黄仁伟表示,国际货币体系未来将迎来巨大的世界性动荡时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关键的是全球货币体系的大变局。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